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

王锋 滨州日报社副总编辑、滨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Ta的文章 > 偶遇野鸭
偶遇野鸭
2017-01-23 00:00:00

新滨公园离家门口不过一里路,平时却极少去。有一次偶然进到里面,不料遇到野鸭,由此竟改变了许多原来的漠然。

那是一个花香馥郁的夜晚,独自散步到公园南入口偏东处,忽闻有潺潺水声不绝于耳,循水声去,但见朦胧灯光下,有溪水奔流湍急,渠底布满大大小小的石头,梯次落差,每遇巨石,必激起白色水花,旋即下落,形成瀑布状。水急声大,让人在寂静的公园一角,陡感一份激动间杂着惊悸。后来知道,这是在向园内中心湖引水,此情景平日不多见。

沿园中路往北走,心跳还未平复,突然发现水中一块巨石下,有数只鸟儿浮在水面,一动不动。“应该是些野鸭,到底有几只?”还没待看清楚,“呼啦啦!”又有好几只从岸边草丛向水中游,石头下的几只也聚拢过去,数了数共六只,它们结队向远处游去。

真是让人惊喜。沿水边路再寻,在湖的东面,又见到四只,前后相跟一起游。这些游来游去出没不定的野鸭,愈加显出了新滨公园夜晚的静谧,“动静”一词何以得来?看来“动”与“静”交相互生。

“紫蒲生湿岸,青鸭戏新波”(唐朝张籍诗),这些在美丽的夜晚,悠悠然搅动满池春水的野鸭,让人心生牵念。于是在一个晚上,又去新滨公园看鸭。

湖西偏南水面上,有一鸭舍,像一艘停泊的船。看不清上面的究竟,只听得“嘎嘎”的叫声清脆响亮,有群鸭在上面转着圈跑,辨不清大小,也看不出多少,不知是在争食还是在游戏,只看出上面很是热闹。

待得几只鸭游进水里,夜晚新滨公园这幅精美的“水墨画”就有了点睛之笔。原本清晰可辨的灯光、楼房和树的倒影,左右晃晃,只瞬间便交融了,渐渐模糊、消失,惟见满池涟漪,荡漾不止。

“五一”假日的一个傍晚,和家人一起去新滨公园,这时已知湖中野鸭名叫“绿头鸭”,共有二十多只。

可以清楚地看到鸭舍,黑色顶棚,有“小屋”可遮风挡雨。十几只鸭在鸭棚里“嘎嘎”地叫,有的跑来跑去,有的好像在互斗……一会儿,有两只鸭出棚进入湖水中,又有两只,又两只……登时,水面上泛起一道道、一片片水波纹,夕阳的余晖洒落下来,满湖流金!

绿头鸭真是美极了!体形长约几十厘米,雄鸟头颈部呈深绿色,闪着光泽,身上羽毛似有灰、黑、 白、棕、黄等多种颜色,就像穿着美丽华贵的衣裳。雌鸟通体褐色斑驳,就像村庄里家养的普通鸭,所以又称“大麻鸭”。从网上查知,绿头鸭在我国各地都有分布,多栖息于湖泊、池塘及河口,在北方繁殖,南方越冬。发出“嘎嘎”叫声的是雌性绿头鸭。2000年8月,国家林业局将绿头鸭列入了“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

新滨公园管理人员告知,2012年引进了26只绿头鸭,冬天把它们养在暖和处,天暖了就放养在新滨公园。绿头鸭野性很大,会飞,为了让它们“安居乐业”,能够留下来不跑走,新滨公园给鸭们提高待遇,每天喂食麸皮、玉米面等,作为它们自己觅食之外的“加菜”,使它们更加“衣食无虞”。由于缺少野生环境,新滨公园的这些鸭并不繁殖。游园的市民很少有捣扰野鸭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若有人想逮住一只绿头鸭,事实上也很难办到,这鸟儿极其灵活机敏。 绿头鸭给新滨公园增添了生机和田园气息,招惹得大人孩子们更愿意绕湖转一转、看一看,寻找野鸭踪迹,享受天然野趣。唐代诗僧贯休《怀邻叟》诗中云:“ 鸥鸭静游深竹里,儿孙多在好花中。千门万户皆车马,谁爱如斯太古。”诗意深邃,耐人寻味。只是不知这“太古风”,更需向自然界还是人的心灵中去找寻、感知?

点赞  2 收藏  0 转发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