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

王锋 滨州日报社副总编辑、滨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Ta的文章 > 学生们为我堆雪人
学生们为我堆雪人
2017-01-23 00:00:00

记不清具体是哪一年了,大概是在1988年前后。那个冬天的一个夜间,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早晨起来推窗看,整个世界都是白的了,北风劲吹,树在发抖。老公说这么大的雪这么冷的天没法骑车子,请个假别去上课了。当时我在滨州农校当老师,家住在市里,上午一二节就是我的课。

如此鬼天气要走七八里路程,说不怵头那是假的。可是我是老师啊,40名学生在等着我呢,不管怎样,我决定不能耽误上课。

为了让自己有能量御寒,热腾腾吃上一大碗面条,穿上最暖和的衣服,然后推出自行车上路了。这次上班,比往常提前近一个小时,

路上的情况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差,院子里的雪已经扫了,车子可以骑,但到了公路上,就只能推着走。而且北风刺骨寒,感觉身上的衣服像纸一样薄,前胸后背早吹透了,冻得一阵阵打哆嗦。路面滑得是你小心也摔倒不小心更摔倒,只能艰难地一步一步往前挪。路上车辆行人都极少,那时候感觉自己真是太弱势,在风中、在雪中怎么行路这么难,哭也得不到帮助所以干脆不哭,自行车是个大累赘,但也不能扔了。只能鼓励自己坚强,心里想着一步步近了、近了。慢慢的,我追上了一位同事,是刘老师。他的车子歪在地上,而他正在弯着腰寻找什么,原来他的包摔下来后竟然“钻”进厚厚的雪中不见了,费了半天劲才“挖”出来。

这一路自己究竟摔了多少次没有数,反正这个N次比自己当时二十六七岁的年龄里所有摔过的次数相加也要多。幸亏都是滑倒,地上雪又厚因而摔不重。

天啊,终于到学校了,远远看见校长在门口守候。校长接过我的自行车推着,他说头两节有课的老师来了两个,其他都没来。“天太特殊,天太特殊……”南方口音的校长话语里带着感动。

还好,预备铃响了但上课时间没到。一路艰难前行寒意早无并且额头上冒着汗气。等我精神抖擞地赶到教室,教室里却寥无几人,空荡荡的。咋回事?一学生对我说,都以为老师不来了在“阳台”(面积很大的二楼楼顶)上玩雪呢。一声咋呼,“哗哗哗”,拍打着手的、躲着脚的都往教室里跑,一瞬间学生全坐下了,扫一眼,一个不缺。

教室里鸦雀无声,一双双眼睛专注地望着我,那一双双眼睛,纯洁、清澈、美丽……望着那些眼睛,我再次从心底勉励自己:一定要做个好老师。课间时间,学生们迅速跑向“阳台”很快又跑了回来,对我说:老师你去看雪人我们为您堆的。我看到,一个特大号的雪人有鼻子有眼的可爱极了,雪人身上写了三个字:“老师好”。

对于那节课,我相信学生们一定会和我一样印象深刻,课堂内容倒忘了,但忘不了和那堂课有关的那场雪 ……

点赞  0 收藏  1 转发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