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

王锋 滨州日报社副总编辑、滨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Ta的文章 > 花影
花影
2017-01-23 00:00:00

偶然的一回,我从野外采来一束花,送给同事小曼。小曼身材娇小。小曼身材娇小,面容漂亮,是单位上的“小妹”。小曼接过花,登时满脸灿烂的笑容,乐恣恣找来个碧绿的小瓶,盛足水,很用心地把花摆好。那花实在很平常,不论淡紫色的野菊,浅粉嘟嘟的红柳树穗,还是金黄色的苦菜花,在野外到处都是,但摆在桌案上,就陡添了一种清悠浪漫的气息。

  坐在一旁的芳姐,却轻轻叹了口气,是花,又勾起了她绵长深切的乡绪。芳姐是东北人,十年前随夫调动来到黄河岸畔的这座小城。她多次说起过家乡山野上那灿若繁星的各种鲜花。我想芳姐圆月般明朗的容颜,诗一般迷人的性格,一定受益于她童年时代的烂漫山花。我想象着芳姐,曾经怎样悄悄离开她在田间劳作的母亲的呵护,淹没在五彩缤纷的花丛中忘情采撷或到清溪流泉边对影唱歌。真正地深爱花的人,生活色彩就丰富得多,他(她)会格外体恤人生,因为有爱,就有了更多的热情和宽容,芳姐就是这样。

  花在我心中,亦早已不仅是美丽的象征,那是蓝天之韵厚土之气的绝妙凝和,是大自然中最灵性最精美的小小尤物。翩然艳然的云帆花影哟,在我几十年生命的每一段旅程,在我驿动辽远的心灵天空中,哪时哪刻离开过你的抚慰辉映呢?

  多年前的一个雨天,我提着行李,寻遍了整个车站,也没见农的影子。那时的我正处于恋爱季节,少许的幸福和委屈,都会使我流泪。我走在雨中,泪水和雨水掺在一起,顺着面颊流,沿着衣角滴,我知道那泪不是为洒雨而流,而是为浓浓的突然而至的忧郁。我仿佛看到农的大眼睛在雨幕深处闪烁,路上行人的脸和心都淡漠而冷情。在深广无边的灰濛中,我孤独地慢慢前行,感觉到头颅和肩头在一点点向下萎顿……突然,一片红云跃入我的视线,那是路边一户人家在楼后种的月季,花开满枝,丰硕娇艳,我从未见过那么美丽的月季,青翠挺拔的枝干,粗壮如树。那月季分几簇一字儿排列,在云天下大路边醉人沁沁地流芳吐艳,蓬勃热烈的颜色,象鼓胀的红帆,象燃烧的火焰,张扬着生命的欢乐、辉煌和祥和!我被深深感动了,低沉忧郁的情绪在顷刻间随风而去,自信和力量自心底渐渐复苏,我重又感到了空气的清新,感到了脚下路的坚实。当我走回到自己的小屋,农也汗淋淋地赶了来,窗外,已雨过天晴……

  后来,我曾多少次又从那条路上走过,却再也寻不到那花的芳影,是被主人刈了去?或者原本就是空濛中花神的莅临?尔后,她便返回了天界,不再让人定定的观望?但那红烁与美艳,却灿烂在我心中,经年经年,挥之不去……

  花是我永远爱不够的恋人。因了她,心便有了更多的浪漫柔情,也有了更多的追求和快乐。我不能设想,如果没有花,这世界将是多么单调与枯燥,如果没有花,人的心田该是多么寂寞与荒芜。大自然既然给予我们这样的恩赐,我们为什么不去拥有它,尽情地品味、享受它?并借之营造一份怡然于尘世之中、超然于尘世之外的潇洒?不论“佳节清明桃李笑”,“五月榴花照眼明”的宜人;不论梅花“众芳摇落独喧妍”的孤傲,荷花“出污泥而不染”的高雅;也不论“念桥边红叶,年年知为谁生”的忧怨,以及“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的气节,娇柔的花儿,这大自然的精华,表现出多少美的品格,予人生多少有益的启发啊?

  无数个春夏秋冬的日子,我苦辣酸甜交织的心曲,习惯了向花倾诉,对生活中诸多人与事的感悟,也总爱借花寄寓,尽管农常因此笑称我“老酸”。我常想起我的好友小蓉,她曾很投入地谈了三年恋爱,后来,男友以“说不清”的原因与她“拜拜”了,当那位挺新潮的小伙子在同事中挺起劲地数说小蓉的不足时,小蓉三天没出屋,一句“什么也不用说”,便咽下了所有的委屈和痛苦。泪雨涟涟的小蓉,颇具有“梨花沾雨”的楚楚美姿,令我永难忘记她的清纯与厚道。我也常想到芳姐的美艳温和,想到小曼的清丽活泼,以及许许多多具有自己独特美的亲朋相识。只要你用心去发现,人群里生活中,就永远流动着美不胜收的风景……

点赞  0 收藏  0 转发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