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

张孟真 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大学时期开始发表诗歌、散文诗等。曾在《散文诗》、《时代文学》、《星星诗人档案》2015年卷、《电影画刊》、《极光文艺》等

Ta的文章 > 流动千年的回响
流动千年的回响
2017-02-13 00:00:00

是谁跋涉千里,怀抱渤海湾的一叠浪花,裹挟着两岸泥沙的冥想,一往无前风尘仆仆,只为左手牵起前生,右手挽住来世,在这交汇的刹那,矗立成一幅独立时空的构想。三河相约的谜,是三个孪生兄弟合抱的化身,还是三足鼎立的千年对峙,面对这跌宕起伏的身世,平湖如镜、默默不语。掩埋着流传的谜底千古未揭,唯有水声不老,以缓缓的姿势婉转前行。

三河湖的美,是不舍昼夜的奔赴,凌空的巨浪、羞涩的呢喃,都是四季轮回里,不曾再次踏入的唯一景象。徒骇河做身躯稳住大地,土马沙河、付家河做两条长袖善舞,在永恒的流动和不绝的回响里,刻画着夸父逐日的身影。逝者如斯,川流不息,在淙淙水声里奔波,叩响千年时光的弦,弹奏一曲潮涨潮落的渔歌。波光潋滟里绽放出冷月的清辉,万物生灵栖居这辽阔的脊背,生根、繁衍、不息,缓缓靠岸,踽踽行走,逐水草而居。跨过刀耕火种的耕耘,照见古往今来的劳作,看尽候鸟迁徙、沙鸥鱼翔,而你,仍不做片刻短暂的停歇,循着自己的方向,周游于这看似静止的湖底,时刻警惕着、探测深不见底的涡旋。春来默默忍受河水的胀痛,夏夜小心打探着危言耸听的潮汛,即使冰冻也无法禁锢,你三尺河床下滚滚的暗流涌动。流动,只为浇灌不老的土地,流动,只为孕育常绿的百果,流动,只为繁衍世代的生民。

久远的无底之谜,是历史埋下的一个神谕。不能轻易道破的天机,暗藏着无限想往的张力,孕育着古往今来的传奇。与你对话,需要寻一个无人踏访的时刻,静静蹚开灵魂深处的细节。纵情这辽阔水域,我与你,水与舟,天与地,河蚌与水草,万物静止,凝神屏息,都在这斑驳陆离间交错丛生。演一场庄周梦蝶的角色置换,我幻化成记忆中不知名的水鸟,你变成荡涤湖面的水草。传说中的狐仙撑一只长篙来,渡我们的前世今生。待这熙熙攘攘的繁华落幕,在夕阳里与你促膝长谈,那婉转的流动,刻下多少光影的凝眸,风拂过你的清白,云定格你的苍桑,你柔软的身躯浮动着水蛇的轻舞。

从明天起,奔赴内心的方向,顺着河流的支脉。在这里,河流成为唯一的词根,天地收拢,沉默的村庄,所有语词都失去应有的指向。顺着你的方向,于蜿蜒、崎岖、沟壑,于有形无形的深浅,洞见涓滴之水的生命,都已化作轮回里经年不改的容颜。一路疾驰,随意婉转,视而不见水滴石穿的宿命,只融入这干涸大地的血脉,以任何一种可能的方式抵达,百川的归宿,喂养一方单薄的生灵。

停泊,寻一个交汇的支点,无限接近三条河流的内心,回归最原始的淳朴乡野,面面相觑,听彼此心底喷薄欲出的寂静。雨季来临的时节,河流不再刻意遮掩,任雨水泛滥,蓄满整个冬季的粮食。淫雨霏霏的午后,撑一篙竹筏弄扁舟,头擎一首古老的小令,倏然间,划出时光的水面。烟销日出不见人,野渡无人舟自横,无人惊扰的时刻,独对这空荡的缺席。沿着河流的血脉,兀自捡拾,岁月遗落的片片意象,沙鸥退化的脚,被成熟荒废的桃源,野火萃取过的萋萋芳草,平湖遗失的鞋子,啄破泥土而出的种子,历史罅隙里开出的花枝……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诉说着河流尚未打开的心事杳渺。忽听撸声叠韵起,欸乃一声,山水变了颜色,染绿一池湖水,惊起瑟瑟芦荻,掉落片片涟漪,千年的心事偏离湖心,随波荡漾。

点赞  0 收藏  0 转发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