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

旅程 赵红,滨州市作家协会理事,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

Ta的文章 > 广饶之地(二)
广饶之地(二)
2017-02-08 00:00:00

义乌手记

势者,因利而制权也。

——《始计》

我和广饶并不陌生。

一则缘于是邻县,齐都临淄北有三县,即高青、博兴、广饶,有着难以割离的弟兄情义。二则东往潍坊、高密、青岛等地及回返时总断不了与广饶谋面。却往往是做了匆匆过客的多。然有一个地方我是必须停下来的。那便是广饶义乌城了。

义乌城落脚潍高路北侧,南临新建的汽车总站,人流较多,且公交便利,其客户能辐射的临淄、潍坊多地。其像极一只耐心的蜘蛛,将网慢慢织将开来;也似投湖的晶石,将涟漪荡漾四散。

“势者,因利而制权也。”,即“所谓的对自己有利的态势,就是根据有利的情况采取机动灵活的措施”。继小商品批发市场开业后,家居广场建起来了,义乌装饰材料城建起来了;为业主备置的免费长途车开通了,广饶汽车总站新站运营了。义乌城变得拥挤熙攘起来。

我像大多数女人一样喜欢逛街,然未必为的购物。就像男人喜欢抽烟,未必是为了享用那种味道,也许只是为了遮掩心情,或是宣散情绪而已。即便这样,我的家里,父母公婆家里依然摆进好多我从广饶义乌淘换的宝贝。花架啦,木盆啦,床单啦,背包啦,甚或于一些茶具。我经常为在网上购得一些不切实用的物品而悔叹一番,而这些东西却难得让我有展一回愁眉的时机。

我这人有一怪癖,倘随大家看过一处不曾尽兴,又或条件允许,我一定会故地重游一番。随众人游过打渔张,我会自己跑去抚摸黄河的泥沙;随老师游过三河湖,我又自己去亲吻过三河湖的水流;随大家到过沂源,我又曾伴驴友穿越鲁山山麓。

于是乎,我想再会一次义乌了,不当过客,只为再次晤面。希望能不虚此行。

各色各型的车辆在义乌商城的小广场内停靠满满,仍不时有其他的车辆依序进出,像是血液在心血管系统中按一定方向随心脏节律性的搏动而循环往复地流动般。“热烈庆祝广饶义乌市场开业10周年”的横幅还挂放着,赫然入目。红底黄字昭示了其十年间的红火辉煌。倏忽间,竟有一塑料袋子被陡起的风吹起,在地面跌撞着翻滚。一位打扫卫生的大姐便追逐着它小跑,见她敞开的衣襟随风甩开,身形竟显得和爷们儿般潇洒和矫健了,直至握其在手中,令其回归垃圾箱体方才罢止。

我径直走向商城的后面,走出门脸,看到的是另一番忙碌。停靠更多的是载货的三轮板车,各类大小纸箱擦碰、堆砌、累叠;有人员推了平板手推车运送新进的货物,急匆的眼神和同样急匆的身影,晃在我的身前、身后,和前门脸出进的顾客遥遥相应。

我步入商城,正对“全国诚信示范市场”的牌匾。我静观于一家家商铺之前,不买不卖,反正此处无人识我,我撑得住别人眼神的诧异。玩具店前,老板向顾客展示着其各类电动的玩具,摇摆的玩具狗伴着乐音,扭动了肥臀,摇摆了长耳,滑稽的造型让我忍俊不禁;洗化店边,卖主信誓旦旦,言说自己的肥皂搁置多久都不开裂;服饰类店内,顾客最多,买卖双方都是笑语盈盈,讨还价格一律在“愉快”中进行,像官方领导的亲切晤面。我直眼的呆傻相望竟博得卖主美眉的颦颦一笑,倒是令我略显尴尬之态。

因为采风活动时日,孙武湖一晃而过,算是遗憾。所以我便向坐在那儿用心修剪指甲的顾客探寻路径。顾客热心得很,跟我说及路北坐七路公交车则能到孙武湖畔,一再嘱咐我到奶奶庙或是北成下车,只不过远一些,还要步行一段路段。知我不是本地人,她便跑出门来,向我努嘴指示站牌的位置,全然忘却她正在美容的指甲。

点赞  0 收藏  0 转发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